白日出没的月球

20140425

沈涛:

        展信勿念。

        大概是第一次用这个称呼作为信的卡头吧,然后我一直都挺好奇“展信勿念”的“念”,是朗读,还是思念。

        今天上午没去上课,我去万松岭那边复检了体检单上“专业不宜填报”里面有个“8”,“口吃,驼背,面部胎记或大块瘢痕”专业是教育类、公安类、表演类专业,大概是上次外科的时候因为背上那块皮肤病吧。但实际上应该不会有太大影响所以就去又检了一次把“8”去掉。顺便,大学专业选择大概是心理>广告>教育>城规......纯粹按兴趣排了下,能考什么呢?还不知道.......二模就这么点分数(543,506算了听力)就努力考个好点的二本吧,冲个一本线什么的。昨天学校做的理综练习,物理95,化学63,生物66,化学还没生物高哦卧槽。化学选择就错了三个QAQ。填完零零散散死一片QAQ。都有点失去信心了。哦对了,现在每天都去老师那里做完型。大概平均四五个吧,进步一点点上来(恩我知道这还是有点弱)二条也请加油吧,北师大化学系(表情)。

       哎扯远了......复检到十一点,于是我顽强地骑车回学校,中途还去河坊街那边买了个叫花鸡,然后路过母校【哇哈哈小学】沿着西湖边骑着车回去,咦怎么有点像春游的感觉(表情)【突然想黑你不会骑车hhhhh 到学校附近买了奶茶(给妹子们)和原味鸡(作为中饭)就进了学校。妈呀保安问都不问一句就直接放进来了(表情)回到教室就看到了上一段有说到的63分的错了三个选择的化学卷子了(表情)。之后下午一节数学习题课(选择全对填空x3orz)。再一节化学试卷讲评课就开始自修了【自修课少的日子作业布置一堆,自修课多的时候作业就一点点】这种传统陋习,于是我现在差不多写完作业了。上课之前玩了会儿气球,上课打开卷子发了会儿呆就开始写信了【果然是垃圾浙附的差生......

       抬头甩手的时候看到教室里的倒计时牌,47天,恩大概有个两三天没撕了,有点期盼高考快点来,又有点害怕未来不知道会在哪里,这种纠结不知道你有没有体会过?

       PS.现在心里烦都觉得没人可倾诉了好忧伤QAQ

       (让我再练些字)

       后面那个逗比唱了一句《十年》...毁歌小王子。分开有段实践了吧...常常还是会想起你,有时还会和同学提起“我前男友”如果不是我爸,寒假会出来玩,现在也会很愉快的玩耍吧。于是对未来更加迷茫不知所措无法想象了。

       不知道你能不能看到,收到这封信,也不知道你我再遇见的时候会是什么样的表情。愿一切安好,我去做完型了。


北京北京

大概是几个月之前到的北京,原来从来没有来过这里。南方的水土似乎成就不了一个能在北方生活的人。总有点不习惯。这儿的气候这儿的水,这儿的空气这儿的人。

学校在北京的最北边,也是后来听说的,这儿是北京的龙脉,或说上风口儿,就在十三陵的附近,新区规划后,这儿从河北划进了北京城。昌平,被我常常玩笑地称之为,河北省昌平县,但,这儿确是北京,水里,泥土里,沙尘里,雾霾里,浓浓的京碴儿挥之不去。

说是来学习,更不如说是来闹着玩。这可是新城市,这儿可是首都。首都的光辉让一个二线城市的准成年人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光芒万丈。天安门,故宫,南锣鼓巷,圆明园......这些曾经教科书式的建筑名词,就在一个点儿的车程以内。兴奋是有的。

兴奋随着时间的且且流逝就消退了不少,好像那个放完烟花之后的浓重硫磺味儿,刺激鼻腔之后还忘不掉那股酸疼的劲儿。挑了一个放假的黄道吉日,就跟着地道的五道口人去北京吃吃吃,顶着零上零下恍惚的温度,伴着完全说不出话来的沙哑破嗓子和一头的高烧,在元旦那天算是进了北京城。地点并不重要,重要的是那儿有好吃的东西。从姚记炒肝儿到南锣,再到大栅栏儿鲜鱼口,那地道的北京人被我一个南方小伙的适应能力吓坏了。也不知道是味觉失灵还是入乡随俗,总之,那天的味道太多以至于难忘。

吃着吃着就变成了观光大队,走出了前门地铁站就想上长安街看看,看完了长安街就想去天安门转转,转完了天安门就想去城楼上瞅瞅,瞅完了城楼顺着就去了故宫里遛弯儿。三人游,游得且是感情。

要说印象,那天,只得是累坏了陪我的那俩姑娘。

城里的生活计算起来不过我的百分之几,剩下的那百分之几十几都在学校里。舍友挺老实的,但就是和我谈不拢,大概是秦岭淮河线太长把我和那五个北方人远远就划清了界限。老师也就那样,读着ppt,上着他觉得有意思的课,出着他觉着我们一定能合格的卷子。导员儿的生活倒是多姿多彩,查查寝室,点点名,纠纠那些迟到的,然后管着几个院级的组织,以为自己比天还大了,一一枚举没啥意思,明眼人儿都能见得一二。我?要说我,被人说着不务正业可也带着出了社团的俩节目,是算在这圈儿里混的可以的了。

一碗卤煮火烧,二两猪肉大葱,热乎着溜下肠儿,这大概就是我的北京吧。

独白与自我介绍

       下午和妹子在聊天的时候介绍到最近关注的一个同学,我说看起来他是个很爱学习的人。没有对这个同学有太多的点评,妹子张口就是一句,“你也很爱学习啊”。哦不,这句话就像把我扔进了一个万丈深渊一样,甚至爬上来的绝壁都没有。

      我不爱学习,完全,不爱。

      这就好像你问一个商人他喜不喜欢做生意一样,一千个商人一千零一个会告诉你商界的黑暗,会给你讲一万零一个做生意的教训,会和你分享十万零一个他们惨痛的经验。诚然,当你提及他们为什么不停下的时候,他们常常点起一根烟,然后开始和你讲自己绝处逢生,自己扭转乾坤,自己从第一桶金到现在所有的故事,然后敲敲桌子,看看天花板,眼睛里似乎塞满了尘世的气息,用五味杂陈的腔调说出四个字——身不由己。

      商人的故事不能完美地来解释我脑中的思维,但却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说我喜欢学习,或者是看到了外表吧。学校,家,图书馆,三点一线没有别的日子。据说,有人放下狠话说我哪天死了一定是死在理综卷堆里的,尸体还是在图书馆的小角落被发现的,手里还握着笔,看起来似乎还在思考。兴许这样的假设只是看不惯我的人的一种无聊的态度。但不得不承认的是,在大家眼里,我似乎有些无聊。

堂堂杭州第二中学大学霸。

     微博填写的资料,只是一个学校而已,然后被扒出来说“看,这个人是二中的“然后发来一个个膜拜的表情。

     嘿,我说,只是一个高中而已。

     于是狂风暴雨般的讽刺。

     我常常在想,要是我是一个普通中学的学生,又会怎么样?我抽烟,我喝酒,我去开房,我过着淫乱甚至下贱的生活?我和父母每天吵架,甚至拿起砍刀恶言相向?我只是一个学生罢了,每个学生都一样,没有学生会干出上述那些简直是无聊的事情。  

但,我承认。我,爱喝酒,抽过烟。

     从小被教育要成为一个好孩子,一个好学生,有一个好小学,一个好初中,一个好高中,一个好大学,一个好工作,一个好家庭,就这样终了我的一生。或许就像已经活了半辈子的姨妈说的那样(她或许是电视剧里听来的)“人就像是做梦,有些人梦长一些,就像你奶奶,长长89年;有些人的梦短一些,就像你爷爷,短短60年;有些人梦舒坦一些,就像那些有成就的人;有些人呢,梦的苦一些,街头躺躺,等着别人的施舍。“这么长长的一句夹杂着定义和例子的话说的真是好。活着就是一场春秋大梦,睡下的时候一群人围着你笑,醒来的时候一群人围着你哭。中间那么或多或少,或长或短的年限里,只是一场虚幻的梦境。你或喜,或悲也许都会很快过去。那些被称为记忆的东西也只是你沉睡时候偶然想到的几个片段,它们时不时的折磨,让你的梦一步步塌陷,然后告诉你,你一手造成了你人生的失败。

      活在过去和记忆里的人是那么可怕。

    


幻想

天马行空随意地在纸上图画

想起的是昨天睡前海子给我的启示

那是一座通向天堂的天梯  看起来

比想象的要更高一些

走不上爬不上攀不上

一些人止步于它的跟前以为那里就是天堂

       曾以为我到过的唯一

        就是所谓的天堂

       旋转的楼梯向上是上帝的居所

       旋转的楼梯向下是撒旦的门槛

       那么近那么远

       看着远方变得越来越远看着前方越来远近

       灯塔被一只野马奔跑着在原野上打破

       红木椅子黄金卧榻

还有些人

愿意付出自己的一生去攀登却只能到达半途

      他们看着上面

      却止步于这里

      是深海里传来的歌子是密林里嗅到的死亡

      吞不下吞不下

      举起火把说我们向上向上向上

      “就由你来领导我们吧”

      无辜的人擎起的是心脏踩碎的是幻想

哪里有人能到达天梯的顶端

去和你我欢歌去和天使嬉戏去和上帝打赌

去和很多灵魂一起被审判


探讨与画面感

   从来没有想过自己都到了现在的地步却会那么不知道脚下的路在哪里。

能说自己是迷茫吗,或许不是。要说也是诚实的身体把我一切的弱点都暴露了出来。的确啊,每天都累得跟条狗一样,睁开眼,汪汪两声就去写起作业,睡觉前还不忘叼着本子扒上床。狗,每一天每一秒都是快乐的,而我,只有沾上自己狗窝的那一刻才是幸福的。

     很讨厌把自己的生活亮出来给别人看吧,让他们知道自己是条高三狗有什么好的,只会多几句加油,然后被喊滚去学习吧。事实也就是这么被摆在眼前——和社会脱节可以说是势在必行了。但有时候吧,想想苦过这一阵子就好了,紧接着的下一个但是,是来自学长学姐的,苦过了这阵子,下阵子也不好受。

      很喜欢说社会浮躁的生物周老师告诉我们生物是一门很严谨的学科,给我们介绍了很多很多她以前的同学,当然也有很多大学教授,尤其是一位叫正教授的教授;

很喜欢上课响起短信声音的洪爷的手机告诉我们它其实是台没有升级到IOS7的iphone4,它听着洪爷上课满嘴的“讫点捣鬼”也会难受的来一条短信;

很喜欢把拉链拉开一半,穿着上世纪末年流行的牛仔裤的化学老师总是觉得自己很帅很年轻很性感很率真很大度很有文化很有小清新气息,也比某陈老师强不知道多少倍,尤其在羽毛球方面;

很喜欢上课穿得帅过全场的语文老师总是让我萌生这辈子要么就用汉语言文字来结束自己大学的想法,哦,顺便也想起来了摸女孩子手的某个教职员工;

很喜欢每天换一件衣裳不停勾引师奶杀手YJ同学的英语老师的作文总是强调要点题和呼应,的确,她每一节课都在点题,结尾也都有把听写本交上来这种类似的呼应;

倒是常常喜欢敲黑板又不小心擦掉关键运算步骤的班主任常常和我说他和他女友的八卦。

写完一大段感觉自己黑了所有的任课老师,但起码能给自己的日子找点乐子。

美人心计里一句台词讲得真是好“这女人,过日子就要有盼头,没了盼头,就容易老。”女人好歹一月一放血,排出毒素简直一身轻松。这男人,没了盼头,老得岂不是更快更可怕,怪不得,每周回来爸爸看起来都老了几岁。噢。还有一句至理名言是不是叫一滴精十滴血来着的?(笑)

记得上次课前演讲用到了好为人师这个很高档的成语,然后课下就被一个灵魂充满钙质的人用一模一样的词数落了一翻。既然他灵魂有钙质,说几句我们这种灵魂里简直都是果冻的人也没有妨害。长骨里倒是有点钙质,不然流走了干细胞,连人师都不能为了。

自从世界上最扯淡的班主任老师用了九九八十一难这种看起来简直是微博老梗的东西来教育我们高考该如何如何,就有好事者参透西游玄妙每天在黑板上写上一个章回来证明自己对中国古典文学的深刻理解。教了小半辈子的帅气语文老师对此不发表评论,但看着那笑容估计是说“该去练练字啦该去做做百练啦该去看看课本啦”的类似感觉。

包狗对我的认识很独到啊,他说我很不自信,因此很喜欢表现自己。听了就觉得很有道理,不明觉厉。然后绞尽脑西苦思冥想深思熟虑语重心长察言观色耳濡目染日月不明地审视了自己的行为,刚得出自己以后要成为一个沉默的人的时候,袁沐又来找我去上厕所了,然后一如既往地给她加油让她加大流速调整频率速战速决。

我对包狗的理解也堪称深刻吧,我说他很自我。他问我什么是自我,我仔细一想,我说“当内在不如外在的时候,过分强调自己内在的人就很自我”我都不知道自己哪里来的这么强悍的逻辑能力说出这句话来的,在把包狗绕进去之后,我也绕进去了。不过还好后来我睡着了。

突然发现每次自己写东西都落进一个麦田怪圈,伤感着打开word,快乐地结束行文。希望这和我的高考能一样吧,伤感着过着每一天,快乐地从考场迈出来。

假如你读到这里,谢谢,你拯救了一个忧郁少年的内心。


趴【扒图

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

我有个很漂亮的朋友

我有个很漂亮的朋友

指尖的细缝里溜出山泉的清凉解暑

眉字的颦蹙间挂着皎月的凄冷明澈

那真是个美丽的朋友

与她相识很早

是在多年前的马戏表演上

狮子很威猛 老虎很可怕

黄鹂很欢快 白鹭很自在

相识时侯的你和我注意不到表演的快乐

表演的我不是今天看你漂亮的我

表演的你不是漂亮的你

小丑做的梦被蜡烛引燃

酸苦而略带辛辣的味道在黑板上写下你的名字

抹不去的痕迹

那是因为你是我的漂亮朋友

街上的大灯为你而亮

街边的野猫为你而叫

街角的流浪汉为你而神魂颠倒

那是因为你是我的漂亮朋友

华丽乐章落幕你却不落下

精彩表演结束你却再继续

舞台上是你 舞台下是你

荧幕前是你 银幕后是你

我前面是你 你前面却是你自己

因为你是我最美的朋友

致月亮

       打开厚重的玻璃窗,拂去窗把手上那层厚厚的积灰,总算是看到了月亮。妈妈看着电视,向她眼中年幼的我解释,中秋的月亮特别圆;我只是回答说,爸爸要明早才能工作回来。

       手里捧着的那个马克杯,不知道是谁赠予的,已经陪我度过了无数个想提起精神写作业却把时间都抛给了月亮的晚上,杯子的内壁上斑驳的不是茶渍——而是零散的回忆和过去——我更喜欢喝咖啡?

       太阳对每个他的孩子都是公平的,给了一样的光给了一样的热。那些淘气的孩子呼吸阳光,那些顽皮的孩子吮吸阳光,那些可爱的孩子,消磨着挥霍着阳光。那你,月亮呢?

       在某次写给月亮的信里,我是这样说的:

       那群在地球上享受恩泽的人与你是平等的

       他们热闹起舞时候的中心正是你

       但你是你 我是我们

       一大早,满脸疲惫的父亲推开门,在沙发上躺着就睡着了。赶早起来看晨月的我,拭去他脸上的月亮的压力——一层积灰,厚厚的。

       他起来后,告诉我,昨天晚上的月亮很漂亮,妈妈也一样。


从黄龙那里吹出的风是凉的

      高温,副压,46摄氏度。这三个词似乎成了今夏杭城的“热点”。

过高的气温又让夏天给人们留下了一个不好的印象——这印象让城外的人忙里偷闲想来城里逛逛,城里的人慵懒散漫却想去城外走走。这城不是绕城高速的城,而是武林城门的城。

      从父亲的口中得知了许多杭州旧时的故事,毕竟老一辈的人讲话都带一份落寞与惆怅。那时的天是蓝的,草是绿的,墙门是和睦友善的,家人之间是没有隔阂的。似乎父亲口中的老杭城的月亮都比现在更圆更亮——这话也已在每年的中秋被他重复念叨数万遍了。而从父亲口中得到最合乎时宜的信息恐怕是:原来城外啊,黄龙洞是夏天最舒服的地方了,那里吹出来的风都是凉的。

       这话,要是摆在今夏的杭城,不知还是否适用。

       但毕竟,三四十年都过去了。今时已然不同往日——城墙在文革的时候倒了,仅剩的几垣城墙城墙是当年文化局的人拼了自己的生命才从革命队手下夺回来的,现在倒成了风景名胜;绕城也建起来了,杭州在一天天的扩大,周围的市都变成了一个个区,县,甚至被纳入了主城的版图。杭州的变化是历史的同趋还是人心的膨胀亦或是二者的共同作用。

      天灰了,草苍了,老墙门成了一幢幢的小高层,邻里之间为了几个公用面积吵架了,家人之间除了必要的对话以外都不剩了。这黄龙的风也不再是凉的了。

      时过境迁,人随世变,这些成语能在现代汉语词典里找到却无法在现代社会里完全成立。这些变化大到让人难以找出引起变化的原因。钱江新城的城市规划馆里展现了这三四十年以来历任领导的丰功伟绩,描绘了未来三四十年这城市将变得如何的方便快捷,现代时尚。也许城市的变化就像是中国国画,一张草制的宣纸,先是简单的水墨,而后朱砂,赭石,花青,藤黄,色彩日渐鲜艳,却忘记了宣纸原有的淡黄素默的芬芳。

       电视里说:“我们将从西湖时代跨越到钱塘江时代。”

       我说“欲望的膨胀由西湖直挺进了钱塘江。”

       城市的发展是偶然也是必然。历史总有它的必由之路,但历史本该是人创造的历史。这是条落寞的矛盾——人不能改变自己所创造的东西,甚至连加以点评也尚待讨论。毕竟存在即合乎理性。

      他们的口中吆喝着发展,吆喝着建设,是城外的人想去城里寻觅异于自己生活的东西;我的脑海中浮现着简单,浮现着生活,暂且当做是个城里人偶尔对城外的奢望。诚然,正如某领导人精炼的一句话“发展才是硬道理”这或许是那落寞的矛盾的症结所在。

      城市的进程仍在继续,历史的长河也不会因为某人的小小思考而西流。一切的议论抒情都只是无力的感叹和哀悼。而我们所能做的恐怕只有择一个双休,惠风和畅,天朗气清,去黄龙洞外仰观宇宙之大,俯察品类之盛。再添一泉好水,煮上一壶好茶,呷一口名茗,再来体会,脚下的风是否有那年的凉爽。


晚到了夏至

生命在踏出的一瞬间被回收
伴随清酒一样的路灯光 薄薄的
像是曾经落下过的点滴黄杨
冷风不冷暖风依旧的夏天到了

树叶小小的
长在不搭调的苍茫的树干上
时间不说话
是我们在它上面写满了苍老
喧嚣已久是蝉的另一种写法
大写的夏天不善用纠结的言辞

城市是灯红酒绿的伟大载体
他用酒杯碰撞了色彩
他用霓虹泼染了繁华
酒醉的男人的红色头发在思考前世今生
你用隐喻象征我的威士忌
洒下一杯 你的足下 回到原点

偶得几句闲言碎语
却溶进那条街
寻觅那天正是夏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