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日出没的月球

这天

        这风吹的好冷;明明都要夏天了。

(一)

       从早上起床开始就不停的打喷嚏,让人有一种我没有出过花丛的错觉。下了寝室楼,因为心脏病,就没有晨跑,径直就走向了教室。教室里人还不多;黑板没擦;地上黑乎乎的一片一片的;窗台上一盆风信子也已经枯萎很久很久了;都没有人来管这些东西。

       前头的情侣早早的已经到了,像是探讨什么问题,又像是在暧昧,但毕竟是让我相信爱情的一对。看到情侣并不能说明情侣的角色在我眼中很扎眼,只能说明教室里空空荡荡的,就像这天气,还像这人心。

       一杯咖啡,里面有三汤匙的黑咖啡粉,两汤匙的植脂末。小资情调的我却只能捧着咖啡杯看着的却是英语书。没出十五分钟,教室里人多了起来,也吵了起来。有人擦掉了黑板,也有人去拖了地,小情侣也就回到了各自的位置上开始好好学习,只有窗台上的那盆风信子懂我的心思——依旧枯萎着。

 

(二)

       早上那么三节课很快就过去了,困倦的我还是跑到了有风信子的那个窗口,拨弄它的叶片,厚厚的,摸起来很有质感。目光顺势便向窗外看去;想起曾经的一些事情都是在这个窗口发生的,我和对面的人挥手,他给我飞吻;再后来,我朝着窗口默默看,他对着窗口却不会有什么反应;而后,两人又都消失在窗口。这些并不那么健康的回忆总是会从回收站里被我拎出来仔细翻阅——不过也没有关系,这是一种成长。

       眼神和思绪又继续回到对面的高三的某个不知名的班级。一直没有人出来。都很忙吧,我心里想着,忙着自己的事情,忙着学业,也是忙着未来,未来又在忙着什么,未来的未来,未来的未来的未来……?我很快又终止了这意识流的想法,因为我看见了一件制服,确切的说是一个穿制服的学姐。身材高挑,留着梨花头,好像戴着眼镜,捧着本什么书,就从我眼前一闪而过。挺漂亮的。制服的短裙在她又细又直的腿的映衬之下显得格外好看。

       “怎么穿着制服?”边上男生的一句话打断了我的很多思路。

       “不清楚啊,可能有些什么事情吧。”

       “不是拍毕业照么?”

     “原来这样。”那个男生得到了自己想要的回答就离开了那个窗口。又剩我一个人留在这个窗口边了。

 

(三)

       午后闲暇的时光让人有点空洞的不舒服,离开了风信子君,我到了教室外面;是新鲜空气吸引我过来的。楼下已经聚集了不少人了,都是穿着制服的高三们。三五成群地在聊天在嬉闹。在学校正门口的另外一边,是一个大大的铁质的台子,看起来上了年纪了,不能承受那么多人的重量,也承受不了那么深刻的感情,都是时间啊。

      还有摄影师一类的人在那边走来走去,照相的设备看起来挺高级的。

      没一会儿,台子搭好了,一波学长学姐们走了上去;这才是高中的气息。远远看去,能看清一些人的表情——五味杂陈吧。有些在笑,更多的是紧张。寻找了很久,找到一张熟悉的面孔,他没怎么变化,周围站着很多女生。笑得挺灿烂的。

      他会成功吧,我心里这么想着,但是无论他今后如何都与我不在相干了,周围站着的那些若是朋友,或许会有比我对他更深的情感——这个曾经窗口的对话者。

      记忆是一个神奇的东西。

    “沈涛,你下来!”

 

(四)

        无法更熟悉的声音。

     “来来来,给我们拍张照。”

     “啊,他就是那个沈涛吗?”

     “嗯。”

     “姐姐,我这么个样子怎么好意思拍照奇怪死了。”

     “有什么要紧的,来吗来吗。”

     “茄子!”

     “啧啧,又要被吃醋了,好有夫妻相啊。”

       姐姐今天特别漂亮,和别人一样的制服,不一样的气质,不一样的感情。

       上了楼,继续和底下的姐姐打招呼。有点想哭,就是这样,他们的三年就要结束了,老师欺骗我们说,那会是新的开始,必须有放下,才能有收获。可是老师还骗我们说,今天作业会少一点。仍然对毕业抱有最大的恐惧感。

       人要经历成长,人要长大,人要成熟;这些陈词滥调在我眼泪要出来的时候已经劝说我无数次了,可还是不能抑制这些奇奇怪怪的情感。走的散的明明是楼下的那些人,我在难过些什么东西;光阴似箭日月如梭这些小学作文的开头句子我早已抛弃掉了,为什么还在像远古先哲一样感叹时光的流逝和岁月的痕迹。终于意识到,使我难过的不是时间,是时间带来却不能带走的东西;这是一类东西,那可能是经验,是知识,更是感情。时间老人把这些东西统统丢给了我们,让我们去享受去珍惜去保护。可是,永远在我们最需要的时候,给我们一个陷阱,让我们带着这些东西永远的走上分叉的道路——是人生和时间这两位长者对话时没有协调的一对矛盾吗?

 

(五)

       上课了。

       生物老师的声音让我昏昏欲睡;梦里有我初中毕业时候的眼泪,起来的时候手臂被压得惨白。

       楼下传来一阵指挥的号子声

“对,大家眼睛都朝这里看。”

 

        这风吹得好冷,明明夏天还没来。


评论

热度(1)